CN — LARRY ROMANOFF: 美国参战——缅因号、卢西塔尼亚号、珍珠港号、越南号、伊拉克号

0
232

作者:拉里•罗曼诺夫,2023年4月21日

翻译者: 珍珠

Photo Credit: USS Maine.Time Life Pictures/Bureau Of Ships/National Archives/The LIFE Picture Collection/Getty Images
图片来源:缅因号航空母舰。时代生活图片社/船舶局/国家档案馆/生活图片集/盖蒂图片社

CHINESE   ENGLISH  ROMANIAN

缅因号航空母舰与美西战争
卢西塔尼亚与第一次世界大战
珍珠港与第二次世界大战
越南战争
伊拉克劫持事件

缅因号航空母舰与美西战争

A number of crew members who sailed on board the USS Maine. Library of Congress. Source
缅因号航空母舰上的一些船员。美国国会图书馆。来源

19世纪末,美国已经在积极扩张,寻找国家和帝国来征服,而且由于美国企业在古巴的糖和烟草种植园进行了大量投资,美国正在寻找将西班牙驱逐出其殖民地的借口。因此,1898年,美国提供资金和煽动,制造了一场地方暴动,然后派遣缅因号航空母舰前往古巴“保护美国利益”。此后不久,在2月15日凌晨,一场爆炸摧毁了停泊在哈瓦那港的这艘船的前部三分之一,导致船上270多名美国水手死亡。美国海军调查法庭宣布,爆炸是由外部水雷引起的,美国报纸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在政府的全力支持下,立即指责西班牙人破坏了这艘船。随后,美国向西班牙宣战,将西班牙人驱逐出古巴,并利用这一势头残忍地征服了太平洋上的菲律宾和关岛。

尽管西班牙起初因这一背信弃义的行为而受到诽谤,但随后的调查显示,击沉缅因号航空母舰的爆炸源于该舰内部,潜水员发现该舰的装甲板是向外而非向内炸开的。故障最初被归因于一个内部掩体内的煤尘意外爆炸,但当时有很多猜测认为船上放置了炸弹。诚然,许多种类的灰尘,甚至包括谷物灰尘,在适当的浓度下都是可燃的,可以产生足以将木制仓库的墙壁炸飞的爆炸,但煤尘的爆炸力远不及完全炸毁军舰钢制装甲船体所需的爆炸力。

在任何情况下,这样的爆炸都会首先破坏最薄弱的部分,炸毁舱口和内部隔板,而不是装甲船体。爆炸可能是由强烈的爆炸物引起的,这些爆炸物正好指向船体,意在将船炸开。在这种情况下,西班牙人不太可能登上一艘配备了足够数量高能炸药的满载人员的外国军舰,引爆炸药,然后在看不见的情况下离开。否则的说法是愚蠢的。唯一可能的结论,也是今天被广泛接受的结论,是美国政府心甘情愿地牺牲了数百名本国水兵,试图为宣布一场没有正当理由的战争创造理由。

The US Entry to World War 1 – The Lusitania
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卢西塔尼亚

Anti-German demonstrations in Chrisp Street, Poplar, London in response to the sinking, on the 7th May of the liner ‘RMS Lusitania’ by a German submarine. (Photo by 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Anti-German demonstrations in Chrisp Street, Poplar, London in response to the sinking, on the 7th May of the liner ‘RMS Lusitania’ by a German submarine. (Photo by PA Images via Getty Images)
5月7日,针对德国潜艇“卢西塔尼亚皇家邮轮”沉没事件,伦敦波普拉克里斯普街发生反德示威。(PA Images通过盖蒂图片社拍摄)

和往常一样,美国军方和美国总统,在本案中是伍德罗•威尔逊,想要发动另一场毫无道理的战争,但没有得到公众的支持。和往常一样,美国军方找到了一种方法,通过编造或挑起敌人的攻击来获得公众的支持。美国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另一次这样的行动,它将成为一种模式。

犹太人已经延长了战争,向英国承诺,他们将安排美国站在英国一边参战,以获得给予巴勒斯坦作为犹太人家园的承诺。威尔逊已经愿意,现在需要一个合理的借口来向美国公民证明这场战争的合理性。再一次,美国政府愿意牺牲许多人的生命,包括本国公民的生命,以创造这种理由,这将成为一种反复出现的模式。

A vintage in Memoriam card commemorating the loss of life after the torpedoing of the RMS Lusitania by a German U-boat during World War One on 7th May 1915. (Photo by Popperfoto via Getty Images/Getty Images)

“卢西塔尼亚”号是一艘英国豪华远洋客轮,在载有数千名乘客多次穿越大西洋时,美国开始偷偷地向这艘船装载军事物资,这将使该舰成为在北大西洋巡逻的德国潜艇的有效军事目标。德国人了解到卢西塔尼亚号的军用货物,并告知美国政府,该舰现在将被视为敌方军舰,并受到攻击。为了避免平民伤亡,德国政府试图在美国报纸上刊登广告,警告乘客注意危险,并建议他们避免乘坐这艘船。但美国以犹太人为主的报纸拒绝发布警告,也拒绝承认德国关于这艘船携带弹药的说法,而且大多数旅行者显然不知道这些危险。此外,由于在同一艘船上运输战争物资和乘客是违反美国法律的,大多数美国人可能信任他们的政府,无论如何都会忽视这些警告。[1][2]

“1915年5月7日,一艘德国U型潜艇向卢西塔尼亚号发射了一枚鱼雷,引发了一场巨大的二次爆炸,在大约15分钟内使该船沉没,1200多人丧生。威尔逊政府利用这场悲剧作为美国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借口,但美国的欺骗远远超出了向客轮装载弹药和军事物资的范围事实上,美国曾多次试图挑衅德国进攻卢西塔尼亚号,但都失败了。美国认为船长在躲避德国潜艇方面效率太高,于是安排了他的替代人选。”根据一份有文件记录的报告,指挥官约瑟夫•肯沃西(Joseph Kenworthy)在下令撤回卢西塔尼亚号护卫队的军事指挥官面前,并指出没有考虑其他保护措施。肯沃西于1927年写了一本名为《海洋自由》(the Freedom of the Seas)的书,他在信中表示:“卢西塔尼亚号以相当低的速度被派往一个已知有U型潜艇在等待的地区,并撤回了护航。事实不言自明,对相关人员的行为唯一合理的解释是,他们计划用鱼雷击沉卢西塔尼亚号。”

在战时,水面舰艇必须以最高速度行驶,并沿着Z字形航道行驶,以减少被潜艇探测或捕获的可能性。此外,由于德国U型潜艇倾向于靠近海岸线,以便在船只接近目的地时拦截船只,因此这些船只被指示在穿越大西洋的航行中尽可能长时间地远离海岸。然而,卢西塔尼亚号在接近英国水域时被命令减速至中等速度,并停止曲折行驶,规划一条直达英国的路线,还被指示在海岸线附近通过。此外,她的武装军事护卫舰被命令撤离,使卢西塔尼亚号在大西洋潜艇泛滥的水域中孤立无援。

英国和美国政府强烈否认卢西塔尼亚号运载军用货物,并利用沉船事件妖魔化德国,煽动公众对参战的支持。战争结束后,英国政府拼命寻找并摧毁卢西塔尼亚人的遗骸,以防止真相有朝一日浮出水面。英国海军和其他海军在该地区进行了“演习”,多次试图用水雷摧毁仍潜伏在卢西塔尼亚号上的证据,但收效甚微。

随后的调查显示,击沉该船的主要二次爆炸发生在卢西塔尼亚号内部,因为在那次航行中,该船秘密运输了600万磅炮弹、步枪弹药以及其他爆炸物。2008年,潜水员在卢西塔尼亚号上发现了400多万发步枪弹药。一位拥有沉船所有权并为其勘探提供资金的商人告诉媒体,“在未经冷藏的货舱里储存了成吨又成吨的东西,上面有奶酪、黄油和牡蛎”,但这些实际上是弹药。打捞潜水员报告说,这艘船周围有许多水雷和深水炸弹,这些地雷和深水炸弹是英国在战后试图销毁证据时投下的,但未能按预期爆炸。

伍德罗•威尔逊总统领导下的美国政府非常希望再次爆发战争,因此故意在一艘巨大的客轮上装载数千吨弹药和爆炸物,然后将该船直接送入德国U型潜艇的航道,并下达命令,使其尽可能容易受到攻击。这些生命的损失显然是成功的一个小代价。

The US Entry to World War 2 – Pearl Harbor

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珍珠港

Source
来源

在许多被证明是真的“阴谋论”中,最重要的一个与1941年日本袭击珍珠港有关。官方的说法是这次袭击完全出乎意料。这种说法在当时遭到了广泛嘲笑,全国公众对此表示怀疑,足以迫使美国国会再次进行童话般的国会调查,在调查中,他们拒绝了合格人士的证词,并从记录中删除了许多重要事实,嘲笑证词和那些质疑官方说法的人。最后,国会像往常一样只是粉饰了这一事件,并将此事掩盖起来,因为它被深深地掩盖了,以至于从公众意识中消失了。媒体、图书出版商和好莱坞合谋,重新创造了一个关于珍珠港袭击事件的完全虚构的故事。当过去的细节突然曝光时,这件事沉寂了大约60年。现在人们普遍认为,美国政府早在白天就知道日本即将发动袭击,但拒绝通知珍珠港的海军官员,希望袭击继续进行,以证明美国加入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正当的。

托马斯•金梅尔是海军上将Husband Kimmel的孙子,他写了一篇题为“12个新的珍珠港事实”的文章,[3]他在文章中表示,“向当地指挥官隐瞒了关键情报,以确保“突袭”尽可能壮观。”此外,LTC Clifford M.Andrew,前美国陆军情报官员,曾临时担任美国陆军总参谋部军事情报助理参谋长,如下所述:[4]

“五个人对珍珠港发生的事情负有直接责任。我就是这五个人中的一员……我们事先就知道日本人要进攻。至少在日本袭击珍珠港的九个月前,我被派去准备。我是在美国总统的直接命令下行动的,并被命令不得向我们的战地指挥官提供有关日本舰队下落的重要情报信息。我们破坏了日本的密码……在袭击发生前的几个月里,我们一直在监控他们的所有通信…。“这是一个谎言,我们没有与华盛顿特区直接沟通”,斯托利总结道,“对于当时和现在的美国人民,我感到悲哀,对于一个被如此误导、被如此欺骗、如此彻底地相信谎言的人民。”[5]

到1940年,美国再次非常希望再次发动战争,这一次是在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的领导下——我们将在讨论中国的鸦片贩运问题时再次与他会面。再一次,美国总统和美国军方想要战争,但没有得到公众的支持。同年8月14日,在大西洋会议上,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指出“罗斯福对战争的强烈渴望之深令人震惊”。丘吉尔致电内阁:“(罗斯福)显然下定决心让他们加入。”

罗斯福曾多次试图挑起德国的进攻,但都没有成功。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卢西塔尼亚”号一样,“雅典”号远洋客轮被故意置于危险之中,并被鱼雷击中,但生命损失很小,不足以引发战争。美国一再挑衅德国人,没收德国商船,向英国运送战争物资,向德国敌人提供军舰和飞机,护送英国护航队,甚至攻击德国U型潜艇,远离任何护航队或其他威胁。然而,这种公开的侵略立场并没有引起德国的军事报复,因此罗斯福将注意力转向了日本。由于德国和日本签署了共同防御协议,与日本宣战也将使美国卷入欧洲对德国的战争。

因此,罗斯福开始寻找充分挑衅日本的方法,以进行军事报复,为美国参战辩护。1940年10月,一位名叫麦科勒姆的美国海军分析师写了一份备忘录,其中包含“8种侮辱”,这些侮辱被认为足以迫使日本发动战争。罗斯福立即执行了这一计划,并添加了一些其他侮辱,激怒了日本。其中最严重的是全面封锁日本石油进口,并禁止日本人使用巴拿马运河,阻碍日本获得委内瑞拉石油。

总统顾问哈罗德•伊克斯(Harold Ickes)给罗斯福(Roosevelt)写了一份备忘录,称“对日本的石油禁运可能会导致这样一种情况,即不仅有可能而且很容易以有效的方式卷入这场战争”。海军上将里士满•特纳(Richmond Turner)也提交了一份报告,“人们普遍认为,切断美国的石油供应将迅速导致日本入侵荷兰东印度群岛,而且似乎可以肯定的是,她还将包括对菲律宾群岛的军事行动,这将立即使我们卷入太平洋战争”。第二天,罗斯福冻结了日本在美国的所有资产,并切断了日本的主要石油供应,从而迫使日本与美国开战。根据最近的非机密文件,从现在起,夏威夷的所有军事情报信息都被隐瞒了。[6][7]

1941年3月,海军的一份秘密报告预测,如果日本对美国发动战争,他们将在黎明时分用最多6艘航母的飞机毫无预警地袭击珍珠港,因为美国太平洋舰队是日本计划的唯一威胁。此时,罗斯福已经命令美国海军舰队从西海岸转移到夏威夷的暴露位置,并命令其继续驻扎在珍珠港,尽管其指挥官理查森上将抱怨说,没有足够的防空保护措施,也没有鱼雷攻击的保护措施。理查森感到非常强烈,以至于他两次违抗将舰队停泊在那里的命令,并亲自向罗斯福提出了这个问题。不久之后,他被替换,但他的继任者金梅尔上将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但没有得到解决。

到1941年,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日本打算攻击珍珠港的美国舰队。根据信息自由发布,文件显示,中央情报局局长艾伦•杜勒斯承认,美国在11月中旬收到警告,称日本舰队已向东驶过东京湾,正在进攻珍珠港的途中。到1941年10月和11月,大量证据铺天盖地,然而,罗斯福下令将这些信息保留在华盛顿,同时几乎没有向珍珠港军事基地透露任何实质内容。11月25日,战争部长史汀生在日记中指出,“罗斯福表示,我们可能最快在下周一遭到袭击。尽管有风险……我们意识到,为了得到美国人民的全力支持,最好确保日本人是这样做的人,这样任何人都不应怀疑谁是侵略者。”

在阅读整个历史记录时,包括日记和会议记录,其中许多来自最近的非机密文件,我们无法避免这样一个结论,即罗斯福和他的工作人员完全意识到即将对珍珠港发动的袭击,直到一个小时,并故意不向夏威夷提供这些信息。有太多的确凿信息。珍珠港事件既不是美国情报部门的意外,也不是美国情报机构的失败,也不是日本出色军事计划的结果。罗斯福需要日本的“突袭”来证明美国进入这两个战区的合理性,而数千名军事人员的牺牲只是一个小小的代价。袭击发生后,谣言一出,声称罗斯福对事件了如指掌,并故意将美国带入他想要的战争。这不是美国总统第一次这样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美国作家Robert Stinnett写了一本名为《欺骗日》的书,他在书中详细披露了日本袭击珍珠港的未知情况,留下了一个明确无误的结论,即除了驻夏威夷的美军指挥官之外,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袭击的日期和时间,罗斯福毫无疑问地故意拒绝将即将到来的袭击通知夏威夷。斯蒂内特甚至记录了美国陆军参谋长将袭击通知了所有主要报纸和杂志的华盛顿分社社长在事情发生之前,并向他们发誓要保密,这是媒体遵守的誓言。Stinnett花了17年时间研究珍珠港,利用20多万次个人采访和解密文件得出了他的结论,对当时的情况进行了毁灭性的揭露。他的书被称为“历史学术的胜利”,为这些说法提供了压倒性的证据。

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作者都得出了完全相同的结论:罗斯福知道日本将袭击珍珠港,并获得了足够的情报,能够估计袭击的日期和时间,他故意牺牲在夏威夷的美国军人的生命,因为他的手下想要战争,他想要他们想要的。尽管这令人恶心,但没有其他可能的结论。

多年来,美国电影制片厂在歪曲大多数美国战争方面犯下了重大历史罪行,为公众提供了所需的叙事,而不是政府行为的真相。他们对日本袭击珍珠港事件的处理也不例外。美国舰队并没有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在袭击中受损。在珍珠港沉没的船只在很大程度上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过时的类型,其军事价值正在迅速下降。其中只有一艘战列舰“内华达号”能够在自己的动力下移动。像航空母舰这样的贵重船只被命令离开作战区域,只有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老式船只受到损坏或破坏。人们普遍认为,大多数老式舰艇都无法与现代日本海军相媲美,而且在任何战斗中都会很快被摧毁。军事历史学家普遍认为,美国在珍珠港没有损失任何价值——这一切都是按计划进行的。

一场关于所谓“不忠日”的大规模宣传活动至今仍在美国引起共鸣。大多数美国人仍然故意无视这样一个事实,即日本人无休止地诋毁的无宣战偷袭是美国的标准操作程序,在过去两百年里,美国对世界各地完全无辜和毫无防御能力的国家进行了数百次无端袭击。”

历史真相的复活并不总是无痛的。我记得几年前看过一部关于珍珠港袭击的特别电视纪录片,节目主持人采访了那次袭击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当时他已经80多岁了。他讲述了自己是如何被一次爆炸从船上扔到水中,并设法爬上救生艇的。他说,他的一个密友在附近的水中,他伸手抓住这名男子的手臂,把他拉上船,但这名男子被严重烧伤,所有的肉都掉在了朋友手中。在那一刻,他再也无法继续了,但他为那段显然从未离开过他的记忆所带来的痛苦而流泪。你怎么能告诉那个人,他的国家总统知道即将发生的袭击,但却让他和他的数千名船员听天由命呢?

The Gulf of Tonkin and the US Invasion of Vietnam
东京湾与美国入侵越南

然而,美国又一次下定决心要发动另一场战争,就像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一样。这场战争又一次在美国人民中没有得到民众的支持,因此总统和他的工作人员再次编造了一个故事,向公众证明又一场不合理的战争是正当的。1964年8月4日,约翰逊总统在国家电视台上告诉全国,北越在东京湾袭击了美国船只,他要求国会授权对北越发动战争。约翰逊说:“针对美国武装部队的反复暴力行为不仅必须得到警惕的防御,而且必须得到积极的回应。我今晚发言时正在做出回应。”。美国国会很快通过了《东京湾决议》,授权约翰逊对北越进行军事行动。到1969年,超过50万美军在东南亚作战。

但约翰逊和他的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向国会和美国人民撒谎。事实上,北越并没有像五角大楼声称的那样袭击美国海军“马多克斯”号,对美国军舰无端袭击的“确凿证据”完全是捏造的。1981年,记者重新检查了该船的日志,得出结论,关于北越人鱼雷袭击的报道是没有根据的,是捏造的。2005年,美国国家安全局的一项秘密研究被解密,该研究得出的结论是,在约翰逊声称遭到袭击的那一天,美国海军马多克斯号附近从未有任何北越船只。美国国家安全局的报告称,“这不仅仅是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不同的说法;而是因为当晚没有发生袭击”。历史学家罗伯特•J•汉约克得出结论,美国国家安全总局故意歪曲情报报告,从而使美国有明显的理由与越南开战,这场战争没有任何理由。

The Hijacking of Iraq
伊拉克劫持事件

A demonstrator carries an Iraqi flag during ongoing anti-government protests in Baghdad, Iraq November 4, 2019.
Thaier Al-Sudani | Reuters
2019年11月4日,伊拉克巴格达,一名示威者在持续的反政府抗议活动中举着伊拉克国旗。Thaier Al Sudani |路透社

许多人认为,9-11事件是一次假旗事件,目的是为入侵和劫持伊拉克辩护。无论这是否属实,美国政府和媒体都拿出了大量“证据”,证明伊拉克需要被入侵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该国“几周内”就准备好向以色列发射核武器。当然,伊拉克在拥有这些武器的“几周内”就拥有了大约十年,所有这些证词都被证明是宣传谎言。有一次,时任总统布什告诉世界,“原子能机构(IAEA)发布了一份报告,称他们(伊拉克)距离研制武器还有六个月的时间。我不知道我们还需要什么证据。”。“然而,国际原子能机构立即发布了一份新闻稿,否认他们曾发布过这样的报告,并对伊拉克没有核计划感到满意。除了一家报纸外,整个美国媒体都无视国际原子能组织的否认,继续重复布什的虚假报告。还有很多。一份被广泛传播和宣传的文件,据称是伊拉克为组装核武器而下的黄饼铀订单。这份报告被证明是以色列摩萨德制造的犹太人伪造品。有人统计了900多个美国政府为入侵和劫持伊拉克而编造的谎言。

利比亚也是如此。美国政府和所有西方媒体不断报道,卡扎菲正在对自己的人民发动残酷的战争,大规模的城市破坏、弹坑和尸体随处可见。然而,俄罗斯驻伦敦大使馆向BBC新闻经理拍摄了数十张卫星照片,并向他们展示,在他们提到的所有地区,绝对没有任何损坏的迹象。没有大炮,没有弹坑,没有受损的建筑物,也看不到尸体。英国广播公司无视他们,继续传播这些虚构故事,以帮助为入侵利比亚和劫持其石油辩护。在所有情况下,犹太人拥有的媒体都强烈支持,为显然只有犹太人想要的每一种方式欢呼。

事实上,美国所有200多场战争都是一样的——对无辜国家的无端攻击,背后是最令人发指的谎言。这一点从未改变。今天,针对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的战争仍在继续。

*
Mr. Romanoff’s writing has been translated into 32 languages and his articles posted on more than 150 foreign-language news and politics websites in more than 30 countries, as well as more than 100 English language platforms. Larry Romanoff is a retired management consultant and businessman. He has held senior executive positions in international consulting firms, and owned an international import-export business. He has been a visiting professor at Shanghai’s Fudan University, presenting case studies in international affairs to senior EMBA classes. Mr. Romanoff lives in Shanghai and is currently writing a series of ten books generally related to China and the West. He is one of the contributing authors to Cynthia McKinney’s new anthology ‘When China Sneezes’. (Chapt. 2 — Dealing with Demons).

罗曼诺夫的作品已被翻译成32种语言,他的文章发表在30多个国家的150多个外语新闻和政治网站以及100多个英语平台上。拉里•罗曼诺夫是一位退休的管理顾问和商人。他曾在国际咨询公司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并拥有一家国际进出口公司。他曾是上海复旦大学的客座教授,在EMBA高级课程中介绍国际事务的案例研究。罗曼诺夫先生住在上海,目前正在写一系列十本书,通常与中国和西方有关。他是辛西娅•麦金尼(Cynthia McKinney)新选集《当中国打喷嚏》(When China Sneezes)的特约作者之一。

His full archive can be seen at
他的完整文章库可以在以下看到

https://www.bluemoonofshanghai.com/ + https://www.moonofshanghai.com/

He can be contacted at:
他的联系方式:
2186604556@qq.com

*
NOTES
注释

[1] The Sacrifice of the Lusitania卢西塔尼亚号的牺牲

[2]  A Willful Murder: The Sinking of The Lusitania蓄意谋杀:卢西塔尼亚号沉没

[3] Thomas Kimmel (grandson of Admiral Husband Kimmel), ’12 New Pearl Harbor Facts’,托马斯·金梅尔(海军上将丈夫金梅尔的孙子),《12个新珍珠港事实》,

The Barnes Review, November/December 2004, pp. 37-41.  《巴恩斯评论》,2004年11月/12月,第37-41页。

[4] Roger A Stolley, ‘Pearl Harbor Attack No Surprise’,  罗杰·A·斯托利,《珍珠港袭击不足为奇》,

The Journal for Historical Review, Vol. 12, No. 1, Spring 1992, pp. 119-21.  《历史评论杂志》,第12卷,第1期,1992年春季,第119-21页。

[5] Japan in WWII – A Casualty of Usury? By Dr. Ingrid R. Zundel on June 26, 2011二战中的日本——高利贷的牺牲品?作者Ingrid R.Zundel博士,2011年6月26日

http://www.veteranstoday.com/2011/06/26/was-world-war-ii-fought-to-make-the-world-safe-for-usury/

[6] FDR Knew Pearl Harbor Was Coming  罗斯福知道珍珠港即将来临

http://www.nypress.com/news/fdr-knew-pearl-harbor-was-coming-EBNP1020010614306149999

[7] Did Roosevelt know in advance about the attack on Pearl Harbor yet say nothing?罗斯福事先知道珍珠港袭击事件,但什么也没说吗?

https://www.straightdope.com/21343027/did-roosevelt-know-in-advance-about-the-attack-on-pearl-harbor-yet-say-nothing

Copyright © Larry Romanoff, Blue Moon of Shanghai, Moon of Shanghai, 2023
版权所有©Larry Romanoff,上海蓝月亮,上海月亮,2023